康德权

国家危难 让我成长

发布时间:2020-02-27

来源:康德权

浏览量:279

你不能成为一片星空,但可以成为闪光的星星,即使很微弱;你不是长江也不是黄河,但可以成为河堤上一块扎根的坚石,即使很小;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国家危难,中国亿万民众,在世界的每个角落,万众一心,同舟共济,托起了一片天,汇成了一条河,这是我们中华民族5000年不屈不朽的精神所在。————题记

 

春节前,家里人已经全筹划好,拖儿带小六口人,准备回辽宁北镇过年,武汉传过来的疫病信息越来越多,钟南山院士讲出了可以人传人,武汉封城了………,网络上电视里疫情通报一波接一波,家里人商量还是呆在杭州,不回辽宁过年。今年,生产基地员工1月20号前已经全部返回全国各地过春节,原计划1月31号返程2月2号开工,元宵节公司举办全员参加的年度总结和迊新春晚会,这个会议各部门准备了将近半个月,只等元宵节同事们回来,一起分享新春喜悦。

 

1月23号,浙江省作出了重大应急事件一级响应,全国也纷纷开始一级响应,政府对疫情防控的力度越来越大,杭州钱江经济开发区成立了疫情疫病防控防疫指挥中心,公司1月26号成立疫病防控领导小组,一下子整个春节后的生产基地规划全部打乱了;总经理(组长)平静地通知我,国家危难之时,我们一切服从国家、听从政府、保护好员工,保护好自己和家庭,少去想公司的生产经营,成立防疫先锋队,提前返回基地做好防疫准备工作,等待政府的通知再正式开工生产。

 

各地都开始封路,疫区来的人员开始隔离,路上开始带口罩,一项全新的工作摆在生产基地面前,如何做好防疫,如何才能恢复生产……………这个过程的点点滴滴,我当初没有做笔记,但是却刻骨铭心,深深感动到我,这一定是我人生成长中最珍贵的记忆,是比亿万金钱都稀贵的人生财富。

 

那时候,正是疫情暴涨期,浙江一天就增加一百多例那时候余杭成了重灾区,到处出现了确诊病例,与厂相隔50米的花园村,有厂后面的葛墩村,有厂西面的云会村,有紧挨着我家后面的小区,有以往每天去买菜的物流市场,似乎也有另外,到处都有跟武汉相关的人员在隔离。

 

说真的,那几天即使家里断粮,都不怎么敢出去买,到处封路、封村,就连从杭州市区开车到余杭区都困难得很,就在这种环境下,我们成立了先锋小队,徐辉在基地生产群里一声召唤,报名要马上赶来的生产员工有15个之多(一共27个人)石国涛、赵连辉、程开齐,初六就到了,长途车在离公司很远的地方把他们放下,徒步、搭车、徒步、搭车、徒步到达公司的那一刻,感觉是完成了万里长征!石国涛在基地生产部微信群里欢呼,高兴得像个孩子,接着王效、徐辉、徐修领、卢齐忠、李维康、骆喜林、姚国伟、沈良兴、赵威、计琳琳、沈其林、姜艳萍……陆续进厂 。

 

难道他们真的不怕吗?怕,我离开家的时候,也想说服一下家人,支持我,家人对我说,我是支持你去的,但是你要做好自我防护,因为还有我们这一家子。

 

卢齐忠(食堂厨师)是第一个进厂的本地人,我很纳闷,他是如何出得来的,又是如何说服村里让你回去的,他说,我说服不了啊!但我出来,不回去了总是能行得通的 2月1日起他就驻厂了。

 

李维康把一家老小5口人丢在老家,自己开车回到厂里打前战,我们搭建消毒间需要油布,没有人肯在这个时候出来卖,李维康到市场上,看着门牌一个一个打电话过去问,一户一户去敲门。曾洪彬、易治雄、边四辈、郑强、徐辉良、石丸周史、张琼、孙一平、计琳琳、张雪斌到处寻找,购买口罩的电话打烂了,微信发爆了,最后还是一次一次被退款;口罩是疫情期间工作生活必须品,足够的口罩是准备防疫设备先锋队上班工作,将来工厂开工的前提条件,如果没有口罩,你的防疫隔离设施再完备,也肯定不行!

 

他们,更是自己掏腰包,几万几万地打给陌生的对方,以口罩名义诈骗的案例数不胜数,难道他们真的不怕被骗吗?怕!但为企业解决口罩问题的动力,远远胜过对被骗的恐惧;即使被骗了,自己认了!有一天,张琼说买到口罩了,真开心啊!结果,骆喜林提回来一看,是假的,漏水的。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一下孙一平,她真的感动到我了,各个途径不懈地寻找口罩,钱付了,对方要涨价,她跟人家争吵完,还是乖乖地把价钱加给人家,求着对方给我们发口罩,她一直等,对方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拖,最后还是黄了,孙一平一听说哪里可能会有口罩,她既高兴又有点小激动,马上打电话跟我分享,越南客户、马来西亚客户、印尼、印度、韩国、日本的客户都要给我们寄口罩,甚至,要动用私人飞机从国外运过来,直到现在,孙一平还在关注着口罩。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值得我学习的不达目标绝不放弃的精神,也要特别要感谢郑强,第一批到货口罩是郑强买的,他送给了公司,360只还是n94的,也正是郑强的这批口罩,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有这360个,开工必要条件中口罩这一关就勉强能通过,那一会,我觉得郑强强好牛啊,真的好牛(当然,现在也觉得他很牛),后面我买到一批n90、计琳琳买到一批日本防飞沫口罩,李总买到一批KN95的,有同事把家里的十个二十也给公司了。

 

至此,口罩需要补充,但已经不再是我们那么焦虑的问题了。王效白天跑政府,空挡跑超市,夜里01:00以后还要跑农贸市场,车停在外面较远的地方,菜要一趟一趟地提到车上!多少天后,王效脸上没有了往昔那灿烂的笑容,增添了太多的疲惫, 人也变得黝黑,瘦了很多,那阶段政府的文件如晴天霹雳,说20分钟一个,一点都不夸张,大部分文件发下来连章都没盖,来不及啊,关键是很多时候还需要你,在20分钟之内作出答复,要准备好多配套资料,疫情紧急,政府领导千头万绪,开发区七八个人跟我们对接,一个劲地催,一个劲地催,一会要这个,一会要那个,一会这个要开会,一会那个要开会,一会这个来检查,一会那个来,检查连续好几天。

 

赵威和我们一起弄文件弄到夜里12点后,赵威几次被堵在小区门口,要么不让出,要么不让进,那会儿,疫情严峻,想让开发区跟小区协调一下,开发区领导说,他自己亮出防疫防控工作证出入自家的小区,都困难得很;每次出来,赵威都是抱着回不去的准备,公司不允许杨蕾和吴月敏来上班,因为他们来了,就孩子自己在家不安全,网课没人管,热饭都吃不上,但她们还是屡次放下孩子,参与到防疫复工的准备工作中来。

 

整个过程,徐二华都参与其中,我们这边在弄,多晚,他那边都在等,等着给我们修改,等着发布,所有的文件和通知都是徐二华整理发布的!在这里,佩服一下徐二华的文字功底,不管我们写得多烂,二华一修改,就非常正规有型,也很佩服徐二华的敬业精神,他就在那等,多晚,他都等在那。那几日脑子真的浆糊了,回家的路上,一天撞了三次路牙子,严重的一次,开不出来了,半夜12点多打电话报警求助,警察来不了,说都派到疫情岗位上了,折腾了个把小时,强行开了出来,真庆幸自己是个老司机,还好路上除了四五处执勤关卡,几乎没有行人和其他车辆,眼睛闭起来也能开到家。

 

咱们看到的消毒间,人用的,小用车的,货车用的,都是李师傅带着徐辉团队和沈良兴搭建的,对我来说那就是个奇迹,事情来得太突然没有匹配的材料,商店都关着门,也没地方买,我们只能就地取材想办法,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5小2大共计7个消毒间就这样竖在那儿了,还埋上了一圈铁栅栏,红区被有效地分隔出来,陆续配上了自动起雾消毒、紫外消毒。

 

李维康跟前来检查的开发区领导因消毒程序起了争吵,我们却暗暗自喜,防疫就是命,不按要求消毒要进厂的,我跟你拼命, 后来才知道,吵架的领导,是故意检查试探我们的,看我们的防疫人员到底管理严不严?开发区姚书记、孟主任表扬了我们!其他企业,频频给我们竖起大拇指,对我们是那种掩盖不住的认可、喜爱和放心,开发区宣传部、临平(余杭区)宣传部、都市快报争先来厂里拍摄报道。一下子我们康德权在园区里出名了。

 

这次疫情,也让我对政府的认识有了颠覆性的改变(当然,也有可能之前接触的少,不够了解),1月21日,我们放假了,他们没有!我们为躲避疫情,呆在家里不出门,他们没有!他们一直暴露在疫情的危险中,就像挡住洪水的堤坝,誓死守卫;人社局的、科技局、科协的、税务局的--------都出动了,有的到企业发防疫防控宣传资料,有的到重点小区门口站岗执勤,区里面管人事的叶春处长到现在还在重点防控社区。我在门口执勤,短短几天里,姚书记来了四次,每次,都跟着流程从头走到尾,现场给予了我们很多指导,给我们开会的孟主任,眼里布满血丝,疲惫不堪,但思路非常清晰,一个多小时全程脱稿,他反复地给企业沟通、会议、培训、检查,还有杨峰、叶晖、魏培峰、朱琦、陈涛、沈美峰、赵云红、肖军--------等等,都非常敬业,非常辛苦。我之前一直错误地认为政府在办事方面不如企业,但经过这次,我看到政府有担当,个个真爷们,不管在号召力、执行力、认真程度、反应速度等等方面,都远远超过98%的企业。政府工作人员收入,少的每月只有六七千,多的每年也只不过十几二十来万,就薪资而言,政府的薪资远低于企业,他们是真正的有信仰,为人民而坚守,为国家而奋斗的人。最基本,我见到的浙江余杭区政府里的人员是。

 

在隔离期的李总,每天不分昼夜地给我们发来最新最前沿的疫情信息,给我们出防疫方案,指挥着520工程防疫计划,5个核心区域每日消杀管理,2个地方彻底严管不放松,0事故发生。李总也是第一批隔离好出来的,红区战队、黄区战队、绿区战队稳扎稳打,井井有条,尽所有的力量,把风险降到最低,我想,我们公司应该是园区内唯一一家去做发热发烧模拟演习的企业;一次是,真的演习,而另一次是,真的打仗一样,那晚,刚过隔离期一天的王振付,拿最靠谱的水银玻璃温度计,测出来体温是37.5/37.8/37.9,还描述了自己拉肚子、腿软、乏力等不舒服的症状,那一晚,我纠结得很啊,开发区和员工的家属都知道我们这么努力,都知道我们各方面做的很好,如果,我们真的出了问题,会不会立刻变成笑柄!我开始后悔让别人知道我们是如此的努力,我反复给王振付打电话,让他不要捂汗,安静凉快下来再测量,王振付,也乱了阵脚,一个劲说我不会这么倒霉吧!我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又连续测了4次,温度越量越高。那会我脑海里闪过范海萍、戴雅娟送餐人员、车间工人被封门隔离的场景,闪过开发区领导的严肃训斥的面孔,闪过李总失望无奈的神情,甚至闪过工厂关停的场景,那一个小时好漫长,感觉像在过一年,22:00整,我开始收拾东西,我跟家人说我要住到厂里,即使关停,我也要被关在厂里,家人拉住我说:“你先跟李总汇报一下,先采取一下措施,你再出发不迟。”我尽量压住自己的紧张,跟李总汇报了情况,重点强调可能是吃坏东西拉肚子,怕李总一下子接受不了,然而李总,似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紧张,第一,是让集合一下徐辉、方再明、徐伟,立即展开防护和转移,第二,是让发个通知,让在厂区外的大家明天都先不要来上班,第三,是对王振付所有的接触和经过的地方,进行彻底消毒,第四,是用他的兽医技术给王振付进行了诊断并治疗,哇,老板就是老板异常镇定,思路清晰、井井有条,让我先不要过来对我说治疗后,观察两小时,如果两小时不退烧,就让我打电话报告开发区防疫部门魏培峰,我们按国家的要求执行。

 

两小时,两小时,两小时决定了我们会不会一举成“名,”我焦急地等待着,徐二华,王效也在电话那头等待着00:00整,李总给我发来消息,37度,我再三确认这是什么时候的温度,李总说是现在,是现在的温度,我一下子眼泪夺眶而出,那一夜,我和家人都没睡,前面是焦虑,后面是激动,再后面是调侃。果然,后面王振付每隔一小时量出来的体温一直保持在37度以下,不得不说李总是厉害的,李总李兽医也是不凡的李兽医,李总一直在工厂,一直住在501,隔离区的门口,让他搬,他说我们的520防疫工程,是科学可靠的。

 

叶成青、徐伟都是过年没回去的,也是最早参与到防疫防控工作的,石国涛三人回来时,只有叶成青一个人执勤,对照着试行方案,一丝不苟,完成了整个“脱包”消毒过程,“脱包”是在进场前把跟外界接触的衣物全部脱掉,打包集中消毒,包括鞋子和行李箱,有的同事脱到只穿秋衣秋裤,瑟瑟发抖,但都非常配合;叶成青不时地拍些视频,问我做的对不对,他自己配消毒水,喷雾器,背上背下无数次,跑前跑后无数次,张云德参与进来之前,叶成青一直是红区挑大梁的,徐伟是夜班门卫,年前老家的三个孩子来杭州过年,住在花园村的出租房里,花园村要封村了,徐伟给孩子留下些泡面和一些食物,自己跑了出来在厂里,一呆就是二十多天,没回去过孩子把头发弄进下水道,把下水道给堵了,没法洗菜烧饭,我叫他回去照顾孩子,徐伟说进不了村里,即使能想办法进去,但可能就出不来了,后面叫来房东,但也没能解决好堵的问题,徐伟让孩子就吃方便面,先坚持着,这一坚持就让孩子吃了十来天的方便面。王效每次给他们带点食物,从卡口处接过去 ,平凡的岗位,但爱岗敬业的精神是惊人的让我自叹不如。张云德,我们张总满满的热情,无限的敬业,什么都想尽自己的所能,多做事、做好事;接管红区,白天忙碌的得很,夜间又挑起了疫情期间最累最危险的工作,到市场买菜,这些天,我们喝过牛奶,吃过甲鱼,还有车厘子、橘子、香蕉……..,你说要给“战士”们吃上最好的食物,您对同事胜过对待自己家的小孩,把自己能想到的好尽全力去办到;我们感受到您满满的爱,那天,一听说你撞了自家车库的门,我知道,您太累了,公司让你马上停下工作去休息,而你却跟没听见似的,一直坚守在岗位上,封厂生产,把你封在了厂外,你主动承担起所有跑商场、跑市场等外联采购工作,保障我们驻厂同事各方面的生活所需。

 

范海萍,是第一个报名公司防疫防控志愿者,挑起了黄区返岗隔离同事一日三餐的送餐和一日两次的量体温任务,这是离隔离者最近的一个岗位, 闷热的防护服和让人喘不上气的N95口罩,再加上一天好几次与隔离者近距离接触 ,特别是那天,换了几个温度计给刚晒过太阳的王庆明量体温,量出38度左右体温的时候, 紧张地反复地量,反复地量,后来量出来是36度多 ,你也不相信了,你一直跟我重复,你怀疑是温度计量的偏低的缘故 ,当晚,你跟领导反馈了身体的不适,症状类似新肺,第二天你还去做了CT ,我听到这个,我开始心疼了 让一个防护服雨衣都比身高长的弱小女子,去承担这种有很大精神压力的工作 ,感觉防疫领导小组有点过于残忍 ,但你没退缩;后来戴雅娟要来替岗,我一而再再而三给她强调,提示,跟她说明这个工作较别的工作多出的风险很大,跟她说明,范海萍因为做这个出现的情况,但戴雅娟跟范海萍一样,没有一丝犹豫,依然决定接替隔离区服务工作 次日范海萍返岗,和戴雅娟一起。吴丽艳每天盯着监控,认真观察发现做的不对的,马上报告并让其纠正,还要协助范海萍、戴雅娟做隔离区送餐工作,陆续周丹民、侯嘉都参与到离区的消毒工作中来, 隔离区是限制人进出的 ,我们计划把隔离区走道铺上地毯,地毯每天喷洒消毒水, 4/5/6层隔离区的地毯,都是周丹民一个人背上去铺好的 , 隔离服闷热,n95口罩喘不上气,看到满头大汗的周丹民一趟一趟地背着地毯上去,没有一句怨言,真的很了不起,孙利娅负责老办公楼的办公室防疫防控和员工上下班防疫防护打卡工作,鞋套有没有穿、扣子有没有扣、照片是不是最新的,她像做财务账一样,一个人一个人比对,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检查签字,每天如此一丝不苟,非常认真,让我敬佩。张兴园年初二去上海接回石丸老师开工后,主动要求参与到防疫防控工作中去,一直坚守红区6号岗,对开小车进来的员工进行量体温、脱包、消毒监管,并每日3次给在宾馆的返岗隔离同事送餐。

 

赵谭群在公司的第一个新年假期,就远赴美国出差,因为国内疫情爆发,免不了经受别人异样的眼光,美国回来后在机场滞留了七八个小时,老家台州封城了,回不了家,即使能想到办法回去,可能后面很长时间就出不来了,一想到会影响12号出差去波兰,她毅然选择了回到厂里,没想到,因为户籍是台州的,到厂里赵谭群还是要被隔离,赵谭群也是第一个被隔离在公司14天的同事,门上贴上了封条,开发区防疫部门一天好几个电话,每天都一系列的问询,对一个热衷于事业青春活力的女孩,对一个曾经接受过西方文化教育的女孩,对一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女孩,对一个对疫情情况还不了解的女孩,很难接受这种变天式的对待,她着急了同事帮忙开导,你,忽然就懂了,你非常配合地完成了14天的隔离,开发区防疫局给她发了隔离期满证明,随即你马上参与到防疫防控工作中去,服务其他同事;Lucky全然没有畏惧眼前的疫情,也没有像我们这样天天刷疫情的新闻,没有诚惶诚恐,放下深圳家里的妻儿,背上高出自己三四倍大体积的行李,淡定出差,想尽一切办法辗转出行,跑了好几个国家,还要让国际友人认可,这个疫情爆发国来的他,是安全的,疫情期间,100%完成既定计划,这是我们很多人是没办法做到的。而lucky他做到了,他用自己的方式,执着地向各个国家表达、传递着康德权的能量。

 

计琳琳是年后第二个来厂上班的女生,打来那天起,没有一天是早于20:30下班的,当时,她接管了订单整理,安排发货,设计防疫防控各类标识和宣传资料,还要配合防控防疫测体温的工作,跟拍了好多防疫防控视频,整理归档。计琳琳主动申请驻厂驻厂后,毅然接下了隔离区的送餐测温工作,国际市场客户订单工作、甲骨文工作。计琳琳,非常棒的一个女生,李苗想捐口罩但买不到,她是第一个提出来要捐钱,让我帮她代买口罩的,李苗1500元、王效1500元、朱占明1000元……2月24日,封闭生产的前夕,徐二华和李总都给我发来截图看了,我很感动,李苗主动并强烈要求来驻厂到3月10号,我说,让她在外面整理好订单发货,工作一样能干得出色,她恳求着,要求能让她驻厂,即使来干点打杂的活,也可以,她说,她终于熬过了小区隔离期(14天),正开开心心地准备来上班又接到公司封厂14天,把她封在厂外,她接受不了,于是李苗成为了第47位驻厂同事,承担起所有的订单整理和发货安排。说到发货,2月10日左右的那几天是真的痛苦,明知道找不到车张琼、骆喜林、计琳琳、李苗、范海萍、李师傅还到处打电话找车,半夜都在打电话找车,赵威想尽一切办法办通行证,到周边企业借货车,保障民生的饲料厂都办不出来,我们能办出来吗?我们还想到要借用运输大米的车,运输我们的货,后来想想不能占用国家保障资源,果断放弃了,最后还是决定用顺丰快递发货,为保障客户不断货,不管他是8元还是10元一公斤,不计成本,顺丰快递只收15公斤的件车间又把要发的产品都改成15公斤的包装,后来顺丰开通了快运,价格降到2-6元一公斤。再后来陶世良专门负责物流,想到了很多办法,虽然当时根本就不用骆喜林送货,因为物流都没开门,也找不到发货的车,但骆喜林每天都来找车,找车之余,配合车间干一些体力活。

 

也许是对疫情的恐惧,很多客户提出,要求我们将每件产品缠上膜,骆喜林跟姚国伟就这样一件一件手工缠膜,骆喜林说现在能生产的只有四五个人,作为驾驶员他不能闲着,姚国伟是仓储部唯一一个到岗的人,骆照银是湖北的,至今来不了,闫松龄是接触过武汉人的,至今还在隔离,姚国伟扛起了整个部门的原料仓和成品仓的出入库工作,姚国伟每日还要发货登账。姜艳萍是品控第一个来上班的化验人员,检测好产品的同时,她还承担起消毒水的配置、监督工作,五种消毒水,日配日用,不同的消毒对象,用不同的消毒水!

 

徐辉,带着5个车间工人,7天之内完成了150吨的生产工作,同时完成了收料发货200多吨的装卸,工作时为了与大家保持距离,改变了很多原有的工作习惯,每个员工的身上都贴上,请 “不要靠近”我,这样的提示语,那几天,客户催货,内勤催货,催货,催货,催货在这种高压的情况下,徐辉团队,还要配合建设防疫防控设施,还要完成车间板块的消毒工作,现在想想都不知道那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开工前后,骆仁尧、张琼、柳建秒、闫松龄、韦文六、符明、方在明几乎每天打电话,要过来上班,反复强调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各方面的防护都是好的,请公司放心,很多外地的同事,今天来不了退了再买明天的票,明天来不了退了再买后天的票,这样每天反复退票买票,他们时刻准备着、准备着,等浙江余杭政府允许他们来了,能第一时间到厂。市场上的同事,陈宁玲、吴江华等多次要来厂里隔离,也想早隔离早投入防疫防控工作,被防疫小组拒绝了,因为眼前厂里的条件,仅仅能满足生产员工的返程隔离需求,徐振兴三次探路,步行五六十公里想各种办法,带着其他几个同事成功出村,闫松龄突破重重阻拦,顺利归队……疫情面前,大家都变成了超越你想象的强者,让人感动的,还有很多很多………,像天上的星星、河里的浪花一样,堆在心里,数也数不尽。

 

当然,肯定也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如果用战“疫”来形容公司这次防疫防控工作,我们康德权团队这一“仗”打的很漂亮!康德权的战士有勇有谋,非常出色。必须强调的是,有一批同事是特别的出色, 看过我们的防疫防控视频的,特别是拉一车人直接上岗的企业里,也有人觉得,不需要做到我们这个严格程度,也能安全地度过疫情期,换个角度说,即使我们这样严防死守也不能百分百保证,就一定不出问题!他们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也或许是“高见”,但,在我看来, “笨”“慢”是公司做任何事的风格,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影响的因素,不遗漏任何一个有关联的步骤,不掺杂半点侥幸成分,小心翼翼,稳扎稳打,做产品我们也是这样的,人家的新产品2周上市卖,我们的产品从研发到上市场,平均要4.2年,这就是康德权。

“笨”得让人安全感满满的康德权,

国家危难 让我成长8755.png